我强行进入姑的身体 我和姑姑真实欲乱经历 我和姑姑做爱了好爽

2019-07-03 23:06:46来源:互联网

我强行进入姑的身体 我和姑姑真实欲乱经历 我和姑姑做爱了好爽/图文无关

姑姑今年五十七岁,身材矮小,瘦弱,尤其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,刻满了皱纹,眼角眉梢枯萎的褶皱,一层一层地揭示着生活的疾苦,过早压在姑姑潺弱的身上。

姑姑一生命运坎坷,历经九曲十八弯的折磨。好不容易,到了晚年,三个孩子都成家了,开枝散叶,三层小洋楼也于五年前盖好。看着日子越过越好时,姑姑却得了肝癌。

前年夏天,姑姑面黄肌瘦,不想吃饭,肚子疼。在家里用遍丹方治疗,毫无效果。姑姑的儿女都在外面打工挣钱,姑姑在家帮他们带孩子,大的接送上学,小的不离左右。姑夫是老实厚道的庄稼人,直肠子,只会料理几亩薄地。姑姑要操心一大家人饮食起居,人情礼往,方方面面。吃不穷,穿不穷,算计不到,穷其一生。

姑姑的病一直瞒着,拖着,怕给儿女找麻烦,怕影响他们挣钱,又怕他们为自己花钱。母亲的心,大抵都是这样,自己忍着疼,儿女的电话,报喜不报忧,尽可能地为儿女服务周到,减轻负担。

直到放高温假,儿女回家,才看出姑姑的异样,那痛苦狰狞的表情怎么也掩藏不住,姑姑才慑嚅地说出了症状。

儿女们心疼极了,姑姑是他们心灵的靠山,是支撑他们勇敢活着,努力拼搏的铠甲。姑姑怎么能够倒下呢?钱可以少挣,或者不挣,给姑姑看病是大事,姐弟三个齐心协力给姑姑做好思想工作,才到了医院。

结果,是肝癌,晴天霹雳。疾病不管你是穷人,富人,好人,坏人,一并砸了过来。善良的姑姑啊!老天为什么对您这么不公平,刚过上好日子,身体却查出了疾病,这让我如何接受?让您的儿女家人如何接受?

好在,是早期,可以手术。把万恶的癌细胞从身体里切除。这给了我们希望,哪怕有一线署光,我们也竭尽全力地争取,和生命赛跑,和疾病抗挣。

打了一个星期的针,身体各方面调理到最佳状态,姑姑才被推到手术室。从早晨七点直到下午两点,医生拿了一大碗血淋淋的肉,让我们看,说是姑姑三分之二的肝,我闭上眼睛,不敢看,浑身颤栗,惊悚。只听医生说,手术很成功,让我们大家放心,姑姑从死亡谷里挣扎过来,心好慌,怕姑姑从我的生活中消失。

将姑姑推到病房,醒了,姑姑露出欣慰的笑容。那一秒,心痛的感觉传遍全身,我的傻姑姑呀!在您最痛苦的时候,您局然还给大家甜美的笑容,您处处为别人着想,为您的儿女着想,哪怕是痛,也生生地咽下去了。为什么啊!同样是活着,您怎么那么艰辛,执着,卑微,平凡,又那么无私, 博爱,胸怀宽广,容纳世界呢!

小时候,关于您的记忆不多。听奶奶说,您十二岁,您母亲便去世了,奶奶是您婶婶,教您做饭,洗衣,纳鞋底,一家的担子都落到您身上。您父亲是潺弱的人,只会在地里刨食,妹妹十岁,弟弟六岁,长姐如母,您像母亲一般疼爱和照料弟妹长大。

家里实在是穷,您没有上过一天的学,妹妹小学毕业,弟弟初中毕业。您在家里帮您父亲种地,挣工分,做饭,勤洗浆补,一家人的衣服,鞋子都是靠您一双手打拼出来的。穷人的孩子,早当家,您勤劳,忠厚,任劳任怨,干完地里,干家里,活儿总是做不完。

您长到十六岁时,媒人说亲,一个生产队的兵,他父亲是队长,家里富裕,殷实,最重要的是兵高中毕业,有文化。兵父母看着您长大,非常满意,可是开亲后的兵出门打工,三年不回家,兵以自己的方式反抗父母包办的婚姻,却把您害苦了,一位清秀骄傲的姑娘啊!一开始就遭到抛弃,若放现在,没什么,可在当时,思想封建,愚昧,闭塞的山村,您自卑得抬不起头,背上压着沉重的大山。

后来,在邻村媒人介绍下,嫁给了同样贫穷的华。苦日子,您不怕,您天生有一颗圣母心,您以自己的勤劳,赢一片世界。华能说会道,不甘于平庸,出去打工了,留下您独自支撑着家,并生下了女儿。

外面的世界很精采,华背叛了您,有了别的女人。生活一下子把您打回了原形,您带着三岁的女儿离婚,又回到了您父母的家里。

我强行进入姑的身体 我和姑姑真实欲乱经历 我和姑姑做爱了好爽/图文无关

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。当时,离婚是件天大的事,尤其是您,相当于经历了两次被人抛弃的下场。娘家人脸上却有些挂不住呢?想不明白,为什么像姑姑这么好的人,反而遭受一次又一次命运的戏弄?姑姑全心全意地拼搏着,积极而上进,为什么不幸福呢?

在家里生活了大半年,最终嫁给了姑夫。姑夫家人口众多,兄弟五个,都还没找到对象,家里穷,说不到媳妇。姑姑带着女儿嫁了过去,才过上幸福平稳的生活。连续生了两个儿子,一家人和和美美,其乐无穷。

我读初中时,经常到姑姑家,姑姑特别喜欢我,给我蒸馍,炕馍干,装满一袋子,让我到学校饿了吃。每次给我炒一大碗蒜头炒肉丁,那是特别稀罕的菜啊!困难时期,哪里吃得起肉,不知道姑姑怎么变魔法,变出那香气肆溢的肉,馋了我多少年,这里面包裹着一颗姑姑爱我的心啊!

每次,学校组织去深山砍柴,来回六十里路,我总是一次又一次跑到姑姑家里,美美的吃一顿大餐,姑夫帮我砍好柴,并亲自送到学校。姑姑对我一份爱呀!就这样颤颤悠悠地陪伴我多少年。其实,姑姑家也在河边,没柴,她每次让我去,真不敢想像,姑姑是怎样的为难,又是怎样满足了我的心愿。

2004年,我买第一套房,回家借钱。我知道姑姑困难,没好意思跟她开口。在我小姑家,姑姑来了,说我买房子是好事,理应帮忙,只是能力有限,只有两百,让我先拿着,不嫌少。我心里想,姑姑有这份心,就足够了,至于她说的两百元钱,我没打算要。

当姑姑从兜里窸窣掏出皱皱巴巴一张包着钱的报纸,递给我时,眼泪情不自禁地从眼角滚了下来,厚厚的两沓钱,分明是两万。姑姑说,她帮我借的,她从她大姑姐家借的钱,一万一年给一千的利息。

我真的无法想像,姑姑为什么那么信任我,在我最贫穷无助时,她相信我,困难只是暂时的,一切都会过去。这种发自内心的爱,这种血脉相连的信任,给了我无穷的力量,像一道亮光,照耀着我的世界。

姑姑,您不怕我还不起吗?您不怕我欺骗您吗?不会的,以我对你的了解,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人,你的为人,我比你更清楚。这是我听到的世界上最美的语言,一下子将我的心紧紧包裹住。为了姑姑的爱,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,暗自发誓。

每年回家,都要去看望姑姑,姑姑脸上始终堆满笑容,亲切地寒喧着,让我放心,她过得很舒心,儿女都成家了,一个个对她孝顺,温柔,她很幸福,自豪。

是啊!姑姑的人生总算到了圆满时刻,一家人都听姑姑的话,姑夫对姑宠爱有加,儿女对姑孝顺尊重。邻里和睦,姑姑乐于助人,也得到邻居厚爱与善待。

我曾想着回报姑姑,将她的儿女带出来。零八年,在吕梁开汽配店,姑姑的大儿子,免强呆了半年,做不了。做生意,靠的是诚信和人脉,有一技之长,好过四处漂泊。

姑姑的女儿,跟我卖童装,一年,学会了,却没有坚持下去,半途而废。现如今,都在外面打工,一边挣钱,一边消费,钱总是不够花,养家户口,责任重大。一个人的思想观念太重要了,思想不改变,终其一生都在打工,路越走越艰难。

刚巧,姑姑病了,家里一下子乱套了。儿女都请假回来,陪伴姑姑,姑姑在医院呆了一个月,回家,儿子才陆续回去上班。只留下儿媳和女儿,在家带孩子,照顾姑姑。每个月,要到医院住一个星期,加强治疗。一年后,彻底治愈,才停药。

怎么会加重呢?仅仅过了三年,昨天拍片子,显示癌细胞转移腹腔,肺部等内脏。医生说,回天无术了,任何药物都无能为力。医院只打护肝的营养针。姑姑的儿媳妇在哭着,请求医生开药,做放化疗。医者仁心,救救我妈妈吧!她是好人,世界上最仁慈的好人!

早干吗去了?为什么不经常来复查?医生咄咄逼人地反击。一切正常,也没听说她哪不舒服。儿媳妇泪水涟涟着。无知害死人,医生撩下话,大步流星地去了。

癌症即使康复了,也得一季度,至少半年,来医院检查一次,早发现,早治疗,才能活得时间长一些。挺过五年,十年,都是用钱在购买生命。

姑姑却没有这种机会了,癌细胞转移到内脏,姑姑状态好,坚持一年,状态不好,情况难测,这真是衰莫大于心死啊!眼睁睁地看着亲人,经受着病痛的折磨,无能为力,没有办法减轻她的痛苦,没有办法延长她的生命。生生的黑洞,多么可怕,它顽固地浸泡着姑姑的身体,一点一点地吞噬姑姑的生命,何其残忍和霸道。癌症就是疯狂的魔鬼,张着血盆大口,毫不留情地搜刮着鲜活的生命。

姑姑啊!我不知道怎样安慰您,这颗饱经忧患的心,怎样面对生命最后的经营。您耳聪目明,肯定早已从医生和儿媳闪烁言词里,捕捉到事实的真相。为了这份爱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欺骗着,隐瞒着。其实,您心知肚明,您不愿意为难儿女,跟着他们继续演戏,强装笑脸,一副没心没肺的状态。

我想起母亲,最后走得毫无尊严,意识模糊,滴水未进,靠营养针维持着生命。那段纠心的日子,只能熬着,心脏的跳动如秒针,嘀嗒嘀嗒听得到。偿若母亲活着,再做一次选择,我决不会让母亲那样活着,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葬在哪里,一直活在家人善意的欺骗之中。

姑姑,我能为您做什么呢?我想接您到我家住一段时间,陪伴是最弥足珍贵的,一起聊聊天,回顾我们共同的亲人,有的在地下躺着,有的活色生香。人活一辈子,心安最重要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堂堂正正做人,低调做事。

姑姑啊!我真的舍不得您,离开我的生活。还有您的儿女,孙子,孙女,他们更需要您的滋养。您活着,他们心里有盼头,有激情,有力量。祈祷上帝,网开一面,让您多活一段时间,尽可能地延长生命!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http://www.tcjcy.com/qgks/571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