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鬼/半夜被鬼学姊牵去练羽球 「小球弱鸡」拿到男子冠军

2019-10-23 14:08:12来源:互联网

文/社群中心

阅读前请服用:此篇文章是新闻云主办的【2017大家来说鬼】活动讯息,并非新闻报导,为什么要加这一段?因为我担心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聪明。

小球技术很「弱鸡」,却因为上网买到一把有灵魂的球拍,半夜被鬼学姊牵去体育馆练球,最后比赛拿下大一、二组男双冠军的宝座。曾有网友参加「大家来说鬼」比赛叙述自己在台北念大学时,室友小郭被学姊缠上的恐怖经历。

不但发现室友小郭睡觉的时候会喃喃自语,用完全没有平仄,低沉的声音念着小球的口诀:「放小球时…手腕要放柔软…眼睛要盯着网子的上端…拍面摆放的角度要配合球落下的角度……」,偷录下来后在社办播放,声音居然变成微弱的女声,吓得队友们脸色瞬间惨白。

你也曾经听过、或经历过可怕的校园撞鬼事件吗?2017年「大家来说鬼」活动即将在8月1日开始,现在就开始整理你的鬼故事,不管是亲身经历,或是创作文都欢迎投稿,奖金最高1.2万,还有机会成为一举成名的新星作家!

羽球,打羽球。(图/翻摄librestock)

▲半夜被鬼学姊带去体育馆练球,练着练着竟拿到冠军。(图/翻摄librestock)

============羽球场惊魂夜 (全文)==========

这是发生在我大一的事情,那年的大学联考,我考上北部一所私立大学,我们学校位在郊区,有着悠久历史;虽不是培育体育选手的大学,运动风气却很旺盛,尤其是羽毛球,听说曾经连续三届称霸大专盃羽球赛,把团体冠军的奖盃捧回学校。从小我就热爱羽毛球,知道羽球队厉害,当然二话不说直接加入。

当时我们学校规定新生一律要住校,碰巧我的室友小郭也是羽球队,同年级、同寝室又同社团,很快我俩就变成好麻吉,一有空堂就往体育馆跑,除了打羽球外,也和球队的女队友嘻闹,这就是快乐大一生的真实写照。

我们打球的体育馆共有八面羽球场地,球场两侧各有一个小房间,一边是队史室,里头摆放球队的光荣纪录,除了奖盃奖牌,还有许多历届学长姐们的得奖合影。另一边则是我们选手休息室,可以休息盥洗,算是不错的硬体设备。

羽球校队每天傍晚都会在体育馆集合练球,一直练到九点半,就得关灯离开,有时候我和小郭打的陶醉,恳求队长能让我们多打一会儿,队长都回答不准,还叮咛我们晚上不要在体育馆逗留,我们只好败兴的走回宿舍。

「每次都不准我们多打一会儿,真是扫兴。」小郭抱怨着。

这样过了几个月,有一天队长宣布羽球队要举办队内赛来检视大家练习成果。赛程表一出炉,小郭马上跑过来找我:「喂!我们两个搭配打大一、二生组男双耶!你可要好好表现,不要失误太多。」

「应该是你自己不要失误才对吧!你的网前小球超弱鸡,一不小心就会变成肉包球,只要你的小球好一点,我们赢球就没问题。」我俩互相揶揄,期待比赛的到来。

比赛前夕,我和小郭练完球后在宿舍里检讨隔天的打球对策,小郭拍着胸膛要我待在网前当女选手,他要拿在网路上买的球拍好好伺候对方,说完準备拿出球拍献宝一番。

「咦!?我那支y牌的球拍怎么不见了?」小郭翻着自己的球袋。
「会不会掉在哪啊?刚刚打球时明明还看你拿着。」
小郭停下动作思考了一会儿:「啊!我想起来了,我放在体育馆休息室的椅子上,忘记拿回来了。」
「那么贵的球拍还随便乱丢,现在怎么办?明天早上再去拿好了。」
「才不要,你不知道除了羽球有灵魂,球拍也有灵魂吗?把球拍丢在体育馆里,他可是会哭泣的。」
「那我陪你去体育馆拿好了。」
「不用了,你先去洗澡,我自己去拿马上回来。」

洗完澡,肚子咕噜咕噜的唱空城计,我随便找碗泡麵填饱肚皮,吃完看了一下手錶:『咦?都快12点了,小郭怎么还没回来?拿球拍拿了一个多小时,该不会走路时撞到电线桿昏迷了?』担心小郭的安全,我拿起外套準备去体育馆找小郭。

一开门,就看到小郭拿着球拍站在门口,我吓了一跳:「喂!回来干嘛不出声,要吓死人啊?」
小郭一进门就连人带拍往自己的床舖一躺:「你真是胆小鬼耶!没事也吓成这样。」
这时我看到小郭身上有许多汗水,狐疑的问:「你去哪拿球拍啊!怎么会流那么多汗?」
小郭慵懒的说:「我在体育馆练了一下米字步……」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只剩下他的打呼声。

『天啊!不到三分钟就可以睡着,看来小郭他为了比赛真是拼了。』

比赛的日子终于到来,在大一、二生组8队男双组合里,有两组学长实力不错,我和小郭评估只要发挥正常,第三名是没问题,但要望二抢第一, 还得有点奇蹟。

而这奇蹟真的发生了,比赛过程中小郭彷彿吃了千年大还丹,对手的杀球攻击他都能轻描淡写化解掉,更厉害的是他的小球,搓、点、挡、碰都恰到好处,很多球都直接滚网得分,让对手望球兴叹,也把我们推向大一、二组男双第一名的宝座。

YA!赛后我开心扣着小郭的脖子:「你这个深藏不露的家伙,想不到你的小球那么犀利,原来之前都是和我玩的啊!」

小郭傻笑回应:「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,手感特别好,像赌侠一样想瞇什么就来什么!」

激情过后,我和小郭一样的正常拉撒睡,正常过着快乐大一生的生活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尿急想上厕所,下床时听到小郭的床铺有人在讲话:「放小球时…手腕要放柔软…眼睛要盯着网子的上端…拍面摆放的角度要配合球落下的角度……」

『原来是小郭在讲梦话,似乎梦中也在打羽球,真服了他,明天再好好揶揄他一番。』

隔天我在球队练球时向大家讲小郭说梦话的内容,队员们各个笑得东倒西歪,只有小郭满脸糊涂:「有吗?有吗?是你乱编的吧!我根本就没特别学过小球,怎么可能在梦中讲出放小球的要诀?」
「哼!你不相信,那我下次把你梦话的内容录下来给你听,你就知道了。」

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,我準备了一台录音机放在床边,要录下小郭的梦话,也为了让自己能在半夜起来,我还特别喝了很多开水,由尿意来叫醒我。

『呃!想尿尿!』半夜一股尿意準时叫醒我,我坐起身来,耳边就传来小郭断断续续的梦话声:「打长球时,手臂要放轻鬆,击球的瞬间用力甩出去……」
『哈!被我抓到了吧!明天看你怎么狡辩?』我把录音机打开,偷偷放在小郭的枕头边。早上再起个早,把录音机收进球袋里。

到了练球的时候,趁小郭还没到,我赶紧拿出录音机要播放小郭的梦话给队员们听,十几个队员围成一圈屏息以待,期待好笑的事情发生。

「嘶嘶…」录音带转动的声音划破宁静的空间,终于有声音出现,录音机里传出一个微弱的女声讲着:「放…小球时…手腕…要…放…柔软…眼睛要…盯着…网子…的…上端…拍面…摆放…的角度…要配合…球落下…的…角度……」

知道吗?听完后,我们十几个队友的脸色只有「惨白」两个字可以形容,明明我录的是小郭的声音,怎么会变成女生的声音?而且声音完全没有平仄,低沉的令人可怕,一阵鸡皮疙瘩在我手脚浮起,手一鬆把录音机掉在地板上。

「嘿!你们在干嘛?」小郭突然从我们背后冒出,吓了大家一大跳。

「呃!没事!我们在分享打球的技巧…。」我赶紧敷衍一下,然后大家一哄而散,各自打球,练球时间还没结束,队友就跑掉一大半。

我不敢告诉小郭我所听到的声音,因为我自己陷入不明究理的状况。

半夜我失眠了,录音机里的声音在我脑海播放,就算用棉被矇住头部,还是会想起那低沉的呢喃。

「哔哔!」手錶的整点报时,告诉我现在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。

这时我突然听到小郭下床的声音,我从棉被里偷看,只见小郭缓慢打开自己的球袋,拿出一支球拍,慢慢的走出门。

『这么晚小郭要去哪啊?』我心里很害怕,却又担心小郭的安全,天人交战的结果,我还是穿起外套偷偷跟了出去。

小郭慢慢往体育馆的方向走去,我蹑手蹑脚在后面跟蹤,深怕他发现我的行蹤。小郭走到体育馆,从我们熟悉的后门走了进去,我打开体育馆的窗户,从缝隙里观察里面的状况,体育馆里传来小郭讲话的声音,似乎和别人对话着。

『是谁这么晚和小郭在体育馆里碰面啊?』

过了一会儿,小郭拿着球拍在球场上挥舞着,还和人有说有笑。我从缝细想看清楚和小郭打球的人是谁,可是我睁大眼睛,却看不到任何影子。

「学姐,妳的小球真棒呢!」小郭笑着对空气讲了一句话。这句话让我想起录音带里头女生的声音:『放…小球时…手腕…要…放…柔软……』

莫非和小郭打球的人是录音机里的女生,我越想越毛,正想转身离开体育馆,窗户的缝隙有个大大眼睛的看着我:「你~有~看~见~我~的~球~拍~吗?」我一惊,整个人晕死过去。

「哔哔哔…哔哔哔…」闹钟的声音叫醒了我,当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,温暖的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,一切都和平常一样。

我走到小郭的床铺,看着他熟睡的样子:「小郭,起床了,等会要上课呢!」
小郭坐起身来对我说:「早安。」
「小郭,昨晚是你带我回来的?」我问小郭。
小郭揉揉眼睛:「什么昨晚?昨晚我们不是一起熄灯睡觉的吗?你跑去哪了吗?」
我看着小郭真诚的眼睛:「呃!没事。我睡晕了,记错了。」

一连串怪异的现象,让我心中闷闷的,上课也不专心。

晚上练球时,我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队长,队长要我把录音带给他听,听完他铁青着脸说:「就叫你们晚上别在体育馆逗留,你们就是不听,现在出状况了吧!」

队长把我带到队史室,他指着墙上的一张团体照说:「和小郭打球的就是这位小菁学姐。」
我顺着队长手指的方向看去,是个绑着马尾长相清秀的女生。

「小菁学姐大我三届,当我还是新生时,都是她教导我们练小球的,她是球队里打得最好的女单选手,待人温柔又客气,大家都很喜欢她。」

「那那…那学姐为什么会在半夜和小郭打球,声音又出现在录音机里。」我问队长。

队长看着我叹了一口气:「因为后来和学姐交往的学长劈腿了,还把学姐心爱的球拍给丢掉,学姐伤心之余就在体育馆里上吊自杀,之后就传出有人在体育馆遇到穿着运动服的女孩找球拍的传说,这也是我要你们晚上不要逗留的原因,不想惊吓你们。」
「那小郭怎么办?」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队长沉思了一会儿:「或许能找到学姐心爱的球拍就有办法了。」
「学姐心爱的球拍?」
「就是照片里她拿的那支白色球拍,学姐常说她最喜欢白色的球拍,在激烈的比赛中会带给她平静感,打起球来就稳定许多,这也是她比赛常拿冠军的原因。只是那支拍子不知道被学长给丢去哪了?」

我看着照片里学姐手里的球拍:「咦!这拍子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见过?」
队长:「听说那支球拍已经绝版了,你怎么可能看过?」
「不不不……我真的有印象。」我敲了敲头:「啊!对了,就是小郭在网路上买的那支球拍啦!他前几天还拿出来向我炫耀,说在网路上买到一支绝版好拍。」

我和队长赶忙找到小郭,把我最近看到的事情告诉他,小郭一听惶恐的说:「原来我那晚看到的是小菁学姐。」

小郭说他比赛前夕回去体育馆拿球拍,忽然听到队史室里有女孩哭泣的声音,好奇心作祟,他走进队史室,看到一位穿着运动服的女生低头在哭泣,小郭问她为什么哭,女生转头露出苍白的脸孔回答他:「我的球拍不见了,你可以帮我找吗?」之后小郭就没有任何记忆,包括说梦话和晚上打球的事情。

小郭拿出在网路买的球拍,真的和照片里的球拍一模一样,虽是二手拍却保养得像新的一样,队长说:「小菁学姐很爱惜球拍,捡球都捨不得用球拍在地上挑,加上又是单打选手,所以像新的是很正常的事。」

队长仔细检查着球拍,小郭问他在找什么,队长:「学姐的球拍都有做记号的,没有记号就不是她的。」最后在我们在握把底部的logo旁看到一张红色小圆标,队长把圆标一撕,赫然出现一个「菁」字。

「真的是小菁学姐的球拍!!!」我们同时惊呼。

后来队长写了一封简短的信,请小菁学姐不要责怪学弟的冒犯,当初的事件我们都很遗憾,也希望学姐拿回心爱的球拍一路好走。

我们把球拍和信放在队史室的桌子上,隔天再去看,球拍和信都人间蒸发了。

那天以后,我和小郭每次练球到九点半就会準时离开,小郭也不在半夜说梦话,一切都恢复原貌,连小郭的小球也恢复原来的水準,常常一勾就变成大肉包球,让对手用力扣杀得分。

「小郭,你的小球真的很弱鸡耶!再不好好练的话,我就要放录音带里的口诀给你听。」我开玩笑的对小郭说。

小郭一听,赶紧大叫:「我练小球就是了,千万不要让我听录音带啊!!!」

就这样一直到我大四当上羽球队长,学校再也没有传出有人看见找球拍的女孩,这个秘密也就这样埋在我、小郭和前队长的心里。

那天新生报到,我在体育馆里对学弟妹们讲着球队规範,有个学弟拿着一把球拍开心向其他人炫耀:「这是我在网路上买的绝版好拍,打起球来可得心应手呢!」

我看着学弟手里的球拍,那是一把白色的羽球拍,底部隐约还有个小红点,这时候,那微弱又低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:「放…小球时…手腕…要…放…柔软…眼睛要…盯着…网子…的…上端…拍面…摆放…的角度…要配合…球落下…的…角度……」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http://www.tcjcy.com/xiuxian/81684.html